首页 > 廉政教育 >正文

悬着的心放下了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9-09-29 16:07:53    

   今年端午节的前两天,一位老人气冲冲走进江苏省灌云县纪委监委信访接待大厅,我见此情形连忙上前询问,原来这位大爷姓毛,是灌云县同兴镇玉蝉村村民,他反映村会计截留了一笔村级债务化解款10223元,这笔钱应该归还给他。

 

   毛大爷所说的10223元村级债务化解款包括两笔款项:短期借款6020.5元,内部往来4202.5元。原来,毛大爷在2000年至2001年曾任玉蝉村会计组长,当时村里没有钱,这两笔款项是他垫上的。因此,按相关规定这两笔款项化解后,应归毛大爷所有。其间,毛大爷向村会计要过多次也没要到,总以各种理由拒绝。这不,端午要到了,毛大爷再次找到村会计,可村会计连拒绝的理由都懒得“编造”,直接回绝了,这才引得毛大爷从乡下一路气冲冲跑到我们这儿反映。

 

   “毛大爷,请您放心,我们会认真核实,将事情调查清楚,还您一个公道。”在了解事情前因后果后,天已渐黑,幸运的是我们信访接待大厅外不远处就有公交站台,我和同事将毛大爷送出门外,看着大爷上了车我们才放心回到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我立即将毛大爷的举报材料整理好,向室主任汇报。经过领导的批准,由乡镇纪委快速调查,信访室全程跟踪落实。这笔钱虽不多,却关乎群众切身利益,对于农村人来说,美美地过个端午节是绰绰有余的。

 

   再有一天就是端午了,大家都在忙着包粽子、给儿孙准备香囊、洗澡的艾叶等,一片喜气洋洋,但我知道,就算毛大爷回去了,可心还悬着。为了能让老人过一个放心节,第二天,主任带着我主动拜访老人,给老人送颗“定心丸”,如果真像毛大爷说的那样,我们一定第一时间将钱还给毛大爷。

 

   节后第一件要解决的事情就是毛大爷的诉求。调查组到镇农经站翻阅账册、走访新老村干部、找当事人谈话,一番调查后,真相终于浮出水面。2002年,因家庭原因,毛大爷辞去了村会计组长职务。当时由于村里没钱,毛大爷理解村里的困难,就没有催要这代垫的两笔钱。2007年,时任玉蝉村会计组长高加根为了平账,在未征得毛大爷同意也无相关手续的情况下,便将村账上一笔14620.31元的支出款(该笔账系时任玉蝉村党支部书记陈宽明和村委会主任高加超产生的、没有被民主理财小组通过,目前该笔支出款单据已遗失,无法查找),以毛大爷当时担任会计组长、经手该笔业务且离任时没有交接清楚为由,挂在毛大爷的名下,由毛大爷偿还。

 

   2015年,灌云县同兴镇将化解款项拨付到玉蝉村。时任玉蝉村党支部书记高庆敢和会计高庆仿在未征得毛大爷同意也无相关手续的情况下,私自把10223元债务化解款截留到村账上,用于冲抵上述14620.31的支出款,违反了债务化解款专款专用、不得挪用的规定。随着时光的流逝,一晃几年过去了,已多年不在村里工作的毛大爷从亲友处了解债务化解的政策后,经多方询问,得知自己代垫的款项可以退还,便向村干部提出诉求,但高庆仿先是不理不睬,后来态度更为恶劣,很不耐烦,才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真相明了,调查组向毛大爷作出反馈,村里也将这笔债务化解款归还毛大爷。2019年6月,高庆敢和高庆仿被立案查处。

 

   事情调查结束后,为了确定毛大爷真的收到这笔钱,我们拨通了毛大爷电话:“毛大爷,您好,我是县纪委小孙,请问您的债务化解款收到了吗?”

 

   “收到了,谢谢你们,我很满意,这回我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听到电话那头毛大爷的笑声,我也很开心,觉得自己身上的责任更重了。

 

   (孙敏 作者系江苏省灌云县纪委监委信访室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