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政教育 >正文

“面具”背后藏贪婪

  ——湖北省阳新县委原书记童金波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9-05-09 15:43:18    

 

 

   童金波,湖北省黄石市交通运输局原正处级干部,曾任大冶市副市长、常务副市长、市委副书记,阳新县县长、县委书记。2018年1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审查调查。同年,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柯小奇 摄

 

   童金波是个“名人”。不过,他“出名”并不是因为什么光彩之事——

 

   2014年6月,湖北省阳新县委常委班子举行专题民主生活会。会上,有人批评时任县委书记童金波,“上主席台前,提包别人拿,茶杯别人端,你知道会场底下的干部怎么看?难道你就不能自己拿一拿?”此语一出,引起广泛关注。

 

   2016年4月,阳新县洋港镇一煤矿发生一起较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3人死亡。童金波接到该事故报告后迟报76小时,再次受到广泛关注。因此事,他被免职,并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此后,他在黄石市交通运输局任职。

 

   然而,这位曾经的县委书记终究没能躲过纪委监委的审查和调查。

 

   “他的主要违纪违法事实发生在其任阳新县县长、县委书记的几年间。”黄石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2018年初,童金波接受审查调查。经查,童金波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涉嫌受贿犯罪;违法处理公务,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涉嫌滥用职权犯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太不可思议了!他曾经在台上教育我们要清正廉洁,没想到他戴着‘面具’,说一套,做一套。”前不久,在观看了童金波严重违纪违法案件警示片后,阳新县的不少干部感到十分意外。

 

   当“面具”被揭下,其典型的“两面人”特质耐人寻味、发人深省,值得每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深思。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落实中央精神两面做派

 

   坐拥70多公里长江岸线,阳新县所属的黄石市曾积极推进“五边三化”工作,保护长江水源地,花大力气修复长江沿岸生态环境。2013年9月,黄石市委确立了“生态立市、产业强市”发展战略,同年10月,黄石组建学习团赴浙江丽水学习,时任阳新县委书记童金波随团前往。当年他在报道中声称,自己学习丽水经验深有感悟,决心学以致用,打造美丽阳新。

 

   殊不知,他说一套做一套。表面上贯彻党中央和省市有关精神,暗地里却支持自己的“关系户”破坏长江沿线生态环境,成为了建设生态阳新的“拦路虎”“绊脚石”。

 

   据介绍,位于富池镇长江边上的一水泥公司董事长魏某及公司股东早在公司建设之初,就搭上了童金波这条“线”。2013年5月,该公司的采矿许可证到期,由于越界开采的行为一直存在,对当地自然环境造成严重破坏,阳新县国土资源局拒绝为其延续证件。魏某找到了刚刚升为县委书记的童金波。

 

   “书记说了这样的企业不容易,不能把企业关停,这是一个总的原则。”阳新县原副县长马作才说。

 

   作为县委书记,童金波这几句话的分量无疑是巨大的。随即,阳新县人民政府出了一份会议纪要,提出:对该公司越界违法开采所得不予没收,给予10万元经济处罚,不予以追究其他责任。这意味着,本已构成犯罪的越界开采行为,只是罚款就了了事。

 

   以会议纪要来干涉部门执法,先例一破,便一发不可收拾。不仅该公司每年的证件延期手续沿用此法办理,面临新问题、有新的违法行为时,用起这招来也驾轻就熟。

 

   2014年3月,阳新县森林公安局侦查发现,该公司非法占用林地多达315.7亩,造成山场植被大面积破坏。没想到,又是一份“会议纪要”,该案就被撤了案,变更为行政处罚。

 

   “这一份份会议纪要,看似集体决策,实则体现的是童金波的个人意志。”黄石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整个过程中,童金波始终将个人意志凌驾于组织之上,滥用权力。只不过,他不是赤裸裸地公然实施,而是躲在幕后,通过冠冕堂皇的说辞和隐蔽的手段,变换花样授意下属和相关职能部门去实施,从而一次次地达到自己的目的。

 

   “因为跟企业老板有交往,处理企业的问题上带着自己的私心。”童金波交代。

 

   身为县委书记,童金波置中央精神于不顾,阳奉阴违,纵容该公司越界非法开采达6年之久,给国家造成直接损失1.6亿元。

 

   台上讲廉,台下收钱,底线失守甘于被“围猎”

 

   在阳新当地,不少人对童金波落马感到意外。他们认为,“童书记”在各种会议上大谈廉洁,三句不离反腐,“苦口婆心”教育干部,似乎没有“不对劲的地方”。不少干部对他尊敬有加,甚至把他当作勤廉榜样。

 

   殊不知,童金波的“廉”只挂在嘴上,私下里却胆大包天,大肆收受贿赂。行贿者无外乎那些“想跟领导搞好关系”之人。


   经查,2011年起,童金波与上述水泥公司一直存在利益输送,从一开始接受万元现金、购物卡,到后来魏某邀请他投资入股。


   2012年初,童金波和妻子以亲属名义,将200万元现金交给魏某,并提出他们的股本每年固定分红25%的要求。“这是典型的入股为名、分红为实的受贿行为。”办案人员说。


   童金波与魏某结为利益共同体后,往来更加频繁深入。在后来的一次饭局中,魏某等盘算着在武汉购置别墅,童金波夫妇推荐说,武汉某小区不错,他们亲戚刚好在那里有套别墅,实际上这套别墅是童金波夫妇于2008年购买的。当时出于投资考虑,一直没有装修。


   “把自己的房产登记在亲友名下,信息查询就查不出来。”这是童金波的侥幸心理。


   后来,魏某也摸清了这一情况,为了进一步讨好童金波,便出资给他的别墅挖地下室、改造厨房等,总计花费78.9万元。


   同时,通过介绍,武汉商人陈某也认识了童金波。刚开始,陈某试探性地送了几次万元礼金,发现对方来者不拒之后,准备了一个“大礼”——2015年春节,陈某约童金波夫妇吃饭,并在饭后将一个装有100万元现金的箱子放到了童金波车辆后备厢里。


   “他妻子后来还告诉童金波,这个人值得交往,蛮大方,给了这么多。”黄石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说,童金波甘于被“围猎”,归根到底是个人的贪婪,他被金钱利益绑架、俘虏了。


   频频表演,屡屡作秀,纵容歪风败坏政治生态


   为了塑造外界称颂的清官好官形象,童金波不失时机表演作秀,为自己的清正廉洁“镀金”。


   据统计,在阳新的6年时间,童金波上交的礼金将近78万元。然而事实上,这只是他收受礼金中的一小部分,大头还是装进了他自己的口袋。


   “上交礼金时,他会挑选合适的时机。比如2015年3月,湖北省委巡视组进驻阳新时,他一次性上交了8万元。”黄石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说。

 

   2014年,正值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在有省市领导参加的县委民主生活会上,有班子成员批评童金波“上主席台前,提包别人拿,茶杯别人端”。面对大家的批评,他表面上全盘接受,甚至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表示,“民主生活会一个月来,已经养成习惯,出门手上自己不拿点东西,还觉得不自在。”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结束后,童金波甚至还写信向上级领导邀功:群众称赞现在阳新是“政治生态最清明,经济发展最迅猛,城乡面貌变化最大的时期”。

 

   殊不知政治生态不是用笔写出来的,而是靠严抓严管带出来的。“如果领导干部带头违法乱纪,纵容歪风邪气,政治生态只会乌烟瘴气,从政环境就会污浊不堪。”黄石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说。

 

   每到春节、中秋、元旦等节日,甚至在童金波开会、外出学习期间,部分干部、企业老板还执着地向他行贿送礼。给童金波送礼的人太多了,有时连他自己也记不清谁送了多少钱。2016年,童金波调离阳新搬出县委宿舍后,工作人员整理他房间时发现,厨房抽油烟机的烟罩里有一摞报纸,里面包着4.5万元现金。事后证实,这是他收了礼金后藏在那里的,收礼太多太久以至于忘记了。

 

   “同样是行贿送礼,商人老板们是出于经济利益考虑,党员干部谋求的则是政治前途。如果都是这样跟风钻营的干部擢升上位,必然会使歪风邪气盛行,进一步恶化政治生态,但这样的后果,显然没有在童金波的考虑范围之内。”黄石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经查,童金波任期内,收受35人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共计32.5万元人民币及1000欧元。

 

   嘴上忠诚,背后结盟,对抗组织审查机关算尽

 

   对党忠诚,是党章对党员干部的基本要求。对于童金波而言,只是嘴上说说而已。2014年以来,他多次填报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但从未如实向组织申报家庭房产和商铺等有关情况。在他接受组织调查前,组织也曾多次就有关问题对他进行谈话函询,希望他能迷途知返。他却一再否认、避重就轻,甚至绞尽脑汁欺骗组织。

 

   当纪检监察机关着手调查陈某公司账目时,陈某怕有关问题败露,便秘密约见童金波,希望将其送给童金波的钱拿回来。但被童金波拒绝了,他还要求陈某保守秘密,二人订立了攻守同盟。

 

   不过,此时童金波已经没有那么镇定自若了。2016年4月,阳新县洋港镇一煤矿发生较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3人死亡。童金波考虑到正值市县党委换届期间,担心影响到自己“进步”,便指示待事故情况查明后再上报,致事故迟报76小时。随后,童金波被免去县委书记职务,接受黄石市纪委调查。

 

   童金波担心在调查期间自己“入股”一事败露。他便授意上述水泥公司将原始的200万元股本转借贷计息。同时,他找到魏某,针对别墅改造装修补签合同、伪造收据,表明工程款是自己掏钱支付。但后来,童金波夫妇以假合同掩盖真受贿的伎俩不攻自破。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专案组在搜查时还发现,童金波家中的床头柜里有一张没来得及处理的字条,上面写着他嘱咐妻子的几句话:“清资产,堵漏洞,转移款,藏物件。”

 

   “时过境迁,我从一名受人尊敬的领导干部成为一名阶下囚,从巅峰跌入深渊,各种滋味无以言表,心中痛楚无法释怀。”如今,童金波悔恨不已。然而,世上也无后悔药,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执纪执法者说

 

   县委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一线指挥部”,县委书记就是“一线总指挥”。对党忠诚,是县委书记的重要标准,来不得任何虚假、掩饰和表演。戴着面具、说着唱词、假借初心,迟早要“穿帮”“露馅”。

 

   童金波政治上蜕变,经济上贪婪,权力上滥用,玩两面派的把戏,做两面人。他打着“考虑阳新实际”“有利于发展”的旗号,在落实政策、管党治党、遵守纪律、执行公务等方面做选择、打折扣、搞变通,行权钱交易之实,看起来是工作问题、作风问题,实质上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政治问题。这折射出少数党员干部“四个意识”不牢,纪法观念淡薄,党性修养不够,对党不忠诚不老实,也进一步印证了对反腐败斗争严峻性和复杂性一点也不能低估的形势判断。纪检监察机关必须把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坚决把“两个维护”落实在日常工作方方面面和实际行动上,坚决查处“七个有之”,坚决清除对党不忠诚不老实、阳奉阴违的两面人、两面派,以永远在路上的坚韧和执着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实现政治生态的海晏河清。

 

   在此,我们也提醒那些心存侥幸之人,手莫伸,伸手必被捉!(本报记者 刘威 通讯员 谢旭东 柯小奇)